九部门发文治理“县中塌陷”:杜绝违规跨区域掐尖招生,严禁抢挖县中优秀教师

2021年12月16日 18:15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峰
“县中塌陷”的罪魁祸首是超级中学。一些省会、地级市的超级中学违规跨区域掐尖招生,高薪“挖角”县中优势教师,以此几乎垄断了当地考取精英大学的通道。

21世纪经济报道王峰北京报道 严峻的“县中塌陷”现象终于迎来体系化治理。近日,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十四五”县域普通高中发展提升行动计划》(下称《县中提升计划》)。

《县中提升计划》提出,坚决杜绝违规跨区域掐尖招生,防止县中生源过度流失,严禁发达地区、城区学校到薄弱地区、县中抢挖优秀校长和教师。

“县中塌陷”的罪魁祸首是超级中学。一些省会、地级市的超级中学违规跨区域掐尖招生,高薪“挖角”县中优势教师,以此几乎垄断了当地考取精英大学的通道。

2020年10月,时任教育部长陈宝生指出,高度重视一些地方“县中塌陷”现象,切实解决好“超级中学”、民办高中跨区域掐尖招生破坏区域教育生态问题。

能否在每个县都办一所好高中,直接影响城乡阶层合理流动和乡村振兴战略。

县中是农村学生的流动通道

数据显示,全国普通高中共1.42万所,其中县中0.72万所,规模超过全国普通高中学校总数一半,县中在校生规模达到1468.4万人。

但“县中塌陷”在很多地方上演。据公开报道,某县中考前100名学生仅有15人留在本县就读高中。民进中央调研发现,某县级市中考前200名学生,近两三年基本没有进入本地高中就读。在刚脱贫的某国家级贫困县,中考前500名的学生都没在该县就读高中。

还有报道称,在一些县中,没有一名考生达到一本大学投档线的“零一本”现象并非特例。

县中为什么重要?这是因为,县中学生的主体是农村学生。县中是众多社会弱势群体的子女向上流动的希望所在。

2020年一项对19844名县中学生的调研发现,学生为农业户口的占71.92%,家居住在乡镇和农村的占51.30%,家庭年收入在5万元以下的占61.30%,父亲受教育程度为初中及以下的占69.83%。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刘丽群近日撰文指出,县中是县域教育链条的中间环节,县中的塌陷对于其前端的农村义务教育及后端的高等教育都会产生严重的不可逆转的影响。

与“县中塌陷”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超级中学的崛起。

北京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郭丛斌的一项研究发现,基于国内一所公认的精英大学2007-2017级的新生数据,超级中学平均占据了这所大学34%的录取机会,造成的教育垄断现象较为严重。

郭丛斌将该精英大学的入学垄断分为轻度、中度、高度、严重垄断四个层级。其中,北京、天津、重庆这3个直辖市以及河北、陕西和黑龙江等9个省份,属于高度垄断型,超级中学平均占据了这所大学35%-45%的录取机会;青海、海南、宁夏和上海这4个省区市属于严重垄断型,超级中学平均占据了这所大学45%以上的录取机会。

刘丽群认为,精英大学生源分布过度集中,被极少数中学高度垄断。这意味着在弱势群体子女越来越依赖县中向上流动的同时,却越来越无法通过县中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

优秀生源和师资流失

超级中学与县中之间出现马太效应,关键是生源、师资的“虹吸”。

2018年-2021年,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雷望红曾在甘肃、湖北、广西三个省份的五个县调研,发现了省市高中对县中生源、师资的吸收。

对于跨区掐尖招生的方式,雷望红近日撰文介绍,湖北某超级中学会在每年3-5月的周末以“游击战”的形式,到全省各个乡镇举行考试,提前将各个乡镇初中的优质生源招走。

一些省市超级中学根据中考前会考的成绩选择一部分优质学生,通过下乡入户找到学生家长,劝导家长将学生送到省市高中就读。

广西某县所在市的一所超级中学,不仅承诺给优秀学生减免学费,而且每个月给予200-300元的生活补助。该县县中前300-400名考生,只能留下几十人。

对此,《县中提升计划》提出,全面落实公民办普通高中同步招生和属地招生政策,完善优质普通高中指标到校招生办法,规范特殊类型招生。

《县中提升计划》还提出,各地要全面建立地市级高中阶段学校统一招生录取网络平台,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建立省级统一招生录取网络平台,加强招生工作监管,对违规招生行为加大查处力度。

今年6月,河北省各市2021年市域外民办高中招生计划让人瞠目结舌,同往年相比,市域外民办高中招生计划被大幅压减。

以衡水中学为例,该校在衡水市共举办三所民办中学: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实验学校、衡水滏阳中学。今年,衡水一中在石家庄的招生计划仅60人,比2019年减少202人,在保定的招生计划仅10人,比2019年减少220人。

河北省教育厅要求,最迟从2024年开始,民办普通高中只允许在审批地招生。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湖南省、浙江省、江苏省等省份已经明令禁止跨区域招生,但也有一些省份的政策仍然使用“原则上”禁止等含糊其辞的表达。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目前看来,有的地方做的不错,但还有一些地方并没有真正落实,一些超级中学在全省范围内抢生源的情况没有得到根本扭转。”

县中优秀老师也在大量流失。雷望红调研时了解到,广西某县县中的一位物理名师,被邻市一所高中以26万元的高额年薪挖走,并任命为教学处副主任,成为全县轰动性的事件,对学校教师产生巨大的心理冲击。

省市高中对县中教师的吸引主要是通过高薪聘请,尤其是对县中的学科带头人、优秀名师、中层干部等人员,以远超县中的工资水平聘请并委以重任。

对此,《县中提升计划》提出,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程序办理教师流动手续,严禁发达地区、城区学校到薄弱地区、县中抢挖优秀校长和教师,对未经组织人事部门和教育行政部门同意,恶意从县中学校抢挖人才的,停止学校各类评优评先资格。

《县中提升计划》还提出,加大县中教师补充力度。实施中西部欠发达地区优秀教师定向培养计划,加大县中教师培养力度。教育行政部门不得挤占县中教职工编制或长期借用县中教师,严禁公办学校教师在民办学校任教,并于2022年秋季开学前完成整改。

高校托管帮扶县中

除了生源、师资,县中的软硬件条件都需要提升。

《县中提升计划》提出,实施县中托管帮扶工程,努力使每个教育基础薄弱县都得到支持。

具体形式包括:第一,教育部依托举办附属中学的部属高校,面向100个县托管100所县中。

第二,按照对口支援关系,组织东部发达地区省份,面向西部10省160个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开展组团式对口帮扶。

第三,各省(区、市)要组织有条件的地方高校开展县中托管帮扶工作。

第四,地市级教育行政部门要积极组织区域内优质普通高中与薄弱县中开展联合办学、对口支援,每所优质普通高中至少托管帮扶1所薄弱县中。

“要想提升县中办学水平,必须加强对县中的资源配置,包括师资建设、经费投入等,而不能把更多的资源倾向于重点高中、示范性高中,尤其是省内的超级中学。”熊丙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高中虽然不是义务教育,但仍属于基础教育,所以还是要强调高中的相对均衡发展。如果每一个县都有好的县中,那学生就不需要到省会城市去读高中,由此也会形成比较良好的基础教育生态。”熊丙奇说。

对县中倾斜的一个特殊的资源配置是考入名牌大学的通道,增加农村学生升学机会。《县中提升计划》提出,高校招生有关专项计划继续对基础教育薄弱地区予以支持。

2012年,教育部等部门要求“十二五”期间,每年在全国招生计划中专门安排1万名左右专项计划,面向国家贫困地区定向招生。到2017年,专项计划指标已达到6.3万人,成为对弱势人群入学机会的重要补偿性机制。

关注我们

欧美又色又爽又欧美又粗暴,欧美老肥婆牲交videos,日韩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