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康大幅减持阳光城股份:林腾蛟重复上演资本大戏

2021年12月28日 21:02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唐韶葵
泰康9.35亿抛售其持有的阳光城近70%股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唐韶葵 上海报道 通过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方式,泰康首次大幅减持其所持有的阳光城约70%股份,而关于泰康入局阳光城时的对赌协议将何去何从,又以何种方式获得和解?主角泰康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泰康人寿”)、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671.SZ,简称“阳光城”)均未作任何披露。

12月27日晚间,阳光城公告披露,收到公司股东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泰康养老”)的通知,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与沧州泰禾建材有限公司(简称“泰禾建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泰禾建材通过协议受让的方式,从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受让公司 7.41%的股份,共计 306,727,826 股,本次协议转让不触及要约收购。

同一天,泰康养老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其持有的公司 82,807,659 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2.00%。 

泰康本次股份转让的单价为 3.05 元/股(含税),标的股份转让价款(简称“股份转让价款”)为 935,519,869.30 元(含税)。交易完成后,泰康还持有3.997%阳光城股份。

相比2020年9月,泰康以33.78亿元买入阳光城5.55亿股,作价6.09元/股,此次减持可谓亏损一半。

反观阳光城上一次引入单一大股东,还是在2015年。彼时阳光城以定增的方式引入中民投45亿元投资,4年不到,中民投多次减持阳光城股份,直至全部清空出局,被业内人士认为“不赚即亏”。

如今,阳光城再度上演2019年的资本更替,两家接盘公司均为不知名企业,业内认为这样的资本过渡方式高度接近。5、6年间,阳光城母公司阳光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林腾蛟不断引入战投,此次会否再引入新的资本方?

神秘接盘方

此次泰康接盘方的信息,与当年中民投退出的接盘方福建捷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启信宝信息显示,沧州泰禾建材注册资本金3000万人民币,成立于2019年1月17日,股东为赵凤芬和赵宝泽,这家公司属于建材批发类企业。公开信息看不到这家企业与阳光城有业务关联之处。

2015年,阳光城推出定增方案,向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民投”)的孙公司上海嘉闻以15.56元/股的价格,发行2.89亿股A股,募集45亿元用以补充公司四个地产项目建设资金。上海嘉闻作为唯一的认购对象,以现金全额认购前述股份。交易完成后,上海嘉闻持有阳光城18.27%股份,成为公司最大单一股东。定增募集的45亿元资金,被投向四个项目建设。

中民投在2014年8月正式挂牌,当年轰动一时,是一个由苏宁电器、巨人集团等59家民营企业共同发起,为国内目前唯一一家“中字头”的大型民营投资集团。可以说,中民投参与阳光城定增,某种程度上提升了阳光城在资本市场的知名度。

时移势易,中民投很快陷入资金困境,不得不退出阳光城的投资。

从2019年2月开始,处于债务危机中的中民投将上海嘉闻50%的股权转让给福建捷成,彼时上海嘉闻还持有阳光城18.04%股份。期间经历多次减持,直至2019年10月23日,上海嘉闻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剩余50%股权转让给福建捷成。转让后福建捷成持有上海嘉闻100%股权,上海嘉闻董事相应变更,上海嘉闻仍持有阳光城股票700,166,880股,占总股本17.29%。

这次股权转让后,中民投彻底出局。

福建捷成是一家注册于2010年,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人民币,股东也是两名自然人:林芳与潘云鹏。这家成立于福州的贸易公司,主营业务为钢材、建材、五金为主的进出口贸易。彼时有媒体报道,福建捷成是阳光城的合作伙伴,并与其股东阳光集团早年有贸易往来,大概率是阳光城股东方寻找到接盘方,最终促成交易。

从公司注册资本金规模与经营类型来看,福建捷成与泰禾建材都是与房地产上下游产业链上的企业,并非投资公司。泰禾建材是否下一个福建捷成?

六年四次资本更替 

面临又一次危机,林腾蛟的资本腾挪又现熟悉的配方。福建捷成停留在阳光城的时间也只有一年。

2020年9月,阳光城发布公告称,引入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作为公司重要战略投资人。公告显示,泰康人寿、泰康养老合计协议受让上海嘉闻所持阳光城13.53%的股份,合计5.55亿股。阳光城为泰康系提供2个董事席位,并修改公司章程,保证公司每年现金分红不低于可分配利润的30%。

昨日游戏重现,林腾蛟两次借用资本解决资金危机,两次资本均有不同程度的折损退出,这一次资金危机,阳光城能否安然度过,则要看林腾蛟的动作。可以肯定的是,继人事洗牌后,阳光城又完成了一次资本洗牌。

结合日前阳光城高管减持股份的动作可见,一方面,阳光城管理层内部面临矛盾;另一方面,林腾蛟仍然有能力应对当下公司的资本变局。

12月22日,阳光城董事长朱荣斌减持阳光城无限售条件流通股454.6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1099%,减持价格为每股3.3元。本次减持占其持股的22.48%;减持后,朱荣斌持股仍有1567.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788%。

同一日,阳光城还公布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亲属短线交易的公告。公司执行总裁徐国宏直系亲属之父亲徐信年的证券账户近半年交易记录,存在短线交易公司股票的情形。短线交易中产生的收益为:(卖出最高价-买入最低价)*短线交易股数=(3.89-2.91)*6000=5880元。

一名知情人士指出,在只有央企国企才有力气进行资本腾挪的当下,阳光城二股东泰康自10月底对公司经营情况提出异议,两个月不到完成大宗交易与股东更替,多少显现了林腾蛟强大的资本运作能力。

与中民投的退出不同,此前的种种迹象表明,从董事张亦伦辞职到泰康减持,二股东的反应并没有对林腾蛟或阳光城产生任何影响。

6年间,阳光城进行了4次股权调整;从陈凯开始的职业经理人时代,也经历了张海民、朱荣斌两轮调整。林腾蛟的长袖善舞,能否为阳光城带来下一个白衣骑士?阳光城的故事还将继续。

12月28日,阳光城收报3.16元,跌幅7.87%,市盈率0.47,总市值130.8亿元。同一天,阳光城境内债表现平平,其中一只“20阳城04”最低收盘价为31元,在同业债券低价排名第六。

关注我们

欧美又色又爽又欧美又粗暴,欧美老肥婆牲交videos,日韩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