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聯創朱一凡:制造業那么難,最根本原因在軟件

2021年12月28日 14:59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許夢旖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許夢旖 南京報道

12月15日,由南京市江北新區管理委員會、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指導,南京市江北新區財政局、21世紀經濟報道、21世紀創新資本研究院、盛世揚子、揚子江基金主辦的“第十一屆中國創新資本年會暨第四屆中國創投責任投資峰會”在南京江北新區召開。

在青年投資家夜話環節,上海聯創管理合伙人、CFO 朱一凡交流了今年的感受。朱一凡介紹,上海聯創是中國最早一批成立的風險投資機構,由上海市政府、中國科學院及國家計委經貿委產業基金于1999年聯合發起設立。聯創資本在南京的投資起步較早,過去二十多年一直專注于科技領域的創業投資。

“我最早是從事律師職業的,后來在外資咨詢公司專門服務于中國剛起步的公募基金行業以及在華投資的美元基金,當時除了83家公募基金之外,大部分的客戶是美元私募基金,單一人民幣基金管理人比較少,2010年之后人民幣基金管理人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了。”朱一凡坦言,他于2010年加入投資公司,在這之前市場上的投資機構并不多。他最初作為中臺和后臺時偏保守,看到的更多是風險點,2015年轉型前臺之后看到的更多是行業機會。

“我重點關注的還是企業服務和硬科技,聯創深耕科技投資賽道的策略,參與了幾家上市公司,希望通過科技類上市公司為聯創投資孵化的企業帶來一些客戶訂單與背書等扶持。”如今大家都在強調“工業制造2025”、“中國制造強國”,卻少有人提及為什么中國制造強國那么難?他認為,最根本原因就是軟件不行,“舉個簡單例子,經過多年投入,中國科技類巨頭在芯片生產幾大環節中的設計領域已達國際第一梯隊的先進水平,但即使是在該領域,企業還是繞不過美國只能使用美國Cadence的軟件。如果Cadence設置障礙,很多事情就做不了。我們在圍繞生態做硬科技投資之時,會看很多的軟件和企服類企業。如今對于中國做SaaS、做軟件服務來說是非常好的機會和窗口點。”

朱一凡表示,過去幾十年人口紅利對于企業高速發展至關重要,在高歌猛進時企業不太會關注成本的控制。“當一年銷售增長30%時,一套好的SaaS軟件為它省下3-5個點的成本是無關緊要的。如今隨著人口紅利時代終結以及疫情的影響,很多制造業企業、進出口貿易企業生存都有問題時,企業能找到有現實價值的企業服務產品就非常重要了。”他稱,原先做軟件開發的企業議價能力不高,很多客戶都有定制化的需求,服務成本非常高,做工具類的軟件產品幾乎不掙錢。“現在軟件類投資會容易一些,基于這個邏輯,我們依托于基金和自身的資源布局企業服務生態。”

關注我們

欧美又色又爽又欧美又粗暴,欧美老肥婆牲交videos,日韩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