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信托業“罪與罰”:刑事案件加速暴露,在風險化解中重生

2021年12月29日 20:10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朱英子
2021年以來,信托違約事件共發生277起,涉及金額超1435億元。風險高發領域由2020年的工商企業轉移至了2021年的房地產行業。

21世紀經濟報道 朱英子 北京報道 長溝流月去無聲。

對于信托業,最深刻的記憶還停留在2020年6月份的川信大廈現場,一位投資人拿起桌上的礦泉水瓶朝四川信托工作人員擲去。

將畫面定格往后拉,水瓶的拋物線與2021年初華信信托董事長董永成持械擊打總裁王瑾的路徑已然形成某種戲劇化銜接,草蛇灰線之間,拉開了信托業的2021大門,勾勒出“風險化解”這四字主題。

2020年和2021年是信托領域風險事件高發期。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用益金融研究院處拿到的數據顯示,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全年,信托行業共發生了332起違約事件,涉及金額超1616億元;2021年以來,截至12月29日,違約事件共發生277起,涉及金額超1435億元。風險高發領域由2020年的工商企業轉移至了2021年的房地產行業。

與此同時,部分兩三年前成立到如今才暴露風險的項目,甚至于更久遠年代成立的滾動發行風險項目,其背后暗藏的“灰色”交易隨之顯現。記者梳理發現,2021年以來,從各渠道披露的涉及信托從業背景人員的刑事案件多達12起。

關鍵詞一:以懲治化解風險

2021年,金融反腐已深化至信托領域,疊加行業風險事件暴露出來的相關人員職責缺失問題,涉及信托從業背景人員的刑事案件加速暴露。

1月份,因持械擊打總經理事件出圈上微博熱搜的董永成事發當晚便被公安機關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已被依法批捕,隨后在案件偵辦過程中,公安機關從各種渠道進一步獲得董永成及其他相關人員涉嫌經濟犯罪線索。

而董永成所主導的華信信托,于2020年便出現二十余款信托計劃逾期的情況,目前因公司治理機制失效,違法違規經營,信用風險和流動性風險突出,正在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指導下開展風險處置工作。

同樣是風險事件暴露而被公安機關逮捕的還有四川信托實控人劉滄龍及相關高管人員,劉滄龍涉嫌的刑事案由為背信運用受托財產罪。

目前,四川信托正在加大重組推進力度,進一步與省內外有意愿、有實力的戰略投資者溝通接洽,為適格的戰略投資者進入創造條件;抽調專人、組建專班,結合三所清產核資工作摸底風險項目,測算重組成本,研究重組方案。

此外,更多的刑事案件則是通過紀委監委自上而下調查披露,2021年涉嫌受賄罪被開除公職并移送檢察機關的人員總計有7人,包括:中信信托原資本運營二部總經理(2016年9月-2019年6月)李革、光大信托原紀委書記(2014年8月至2019年1月)黃智洋;五礦信托原黨委書記(2008年2月至2013年11月)曹大嶺;華宸信托原董事長、黨委書記(2014年1月至2017年10月)劉玉瀛;吉林信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2018年6月-2020年11月)邰戈;外貿信托原黨委書記、總經理(2021年1月-2021年10月)劉劍;東莞信托原董事長(2016年5月-2021年1月)黃曉雯。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涉嫌受賄的部分人員,并未明確其違法違規事項是在信托公司任職期間所犯。另外,還有3位信托從業人員均是明確因信托展業期間違規被判刑或被通緝。

2021年9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派駐機構改革推動金融領域反腐不斷深入,從涉及的問題來看,金融領域腐敗案件既有權錢交易的老套路,也有一些具有特點的新情況,比如利用信托受益權轉讓、融資財務顧問等金融交易大肆斂財。

隨著金融機構風險事件暴露,相應責任人的責任承擔問題已經受到了廣泛的關注。“銀行保險機構應根據績效薪酬追索扣回制度,健全勞動合同,約定雙方關于績效薪酬追索扣回的權利義務以及爭議的處置途徑。”銀保監會官網2021年2月5日披露的《關于建立完善銀行保險機構績效薪酬追索扣回機制的指導意見》中提出。

關鍵詞二:以壓降和轉型防范風險

在2021年,“壓降”已不是什么新鮮事。早在2019年、2020年這兩年,監管開始針對性地對多家信托公司進行窗口指導,陸續下發了規范具體業務的通知函,先是督導信托公司制定房地產信托和通道業務壓降計劃,明確相應時間安排和壓降任務,進行余額管控,此后加碼對融資類業務進行了指標化管理,并要求信托公司加大表內外風險資產的處置和化解工作。 

上述監管要求在2021年得到更為系統的歸納,形成了常態化管理。在2021年2月7日召開的2021年度信托監管工作會議上,監管明確表示,2021年將繼續開展“兩壓一降”:繼續壓降信托通道業務規模,逐步壓縮違規融資類業務規模,加大對表內外風險資產的處置。

信托業協會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三季度末,融資類信托規模為3.86萬億元,較2020年底已壓降了1萬億元;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為8.55萬億元,已壓降0.64萬億元;投向房地產業的資金信托余額為1.95萬億元,2020年末該項數據為2.28萬億元。

“非標不死,標品不興。”證券市場如今成了資金信托五大投向領域中唯一實現規模正增長的,投向證券市場的資金信托余額為3.06萬億元,同比增長38.12%,環比增長9.22%,規模僅次于工商企業領域。

細化來看,證券市場信托的增長主要源自投向股票和債券資金信托產品,尤其是投向債券的資金信托產品同比大幅增長。3.06萬億元中,投向股票、債券和基金的規模分別為0.65萬億元、2.13萬億元和0.28萬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6.54%、57.36%和10.75%。

“標品信托是信托公司業務轉型的重點領域。在政策的引導下,預計證券市場信托的規模和占比將持續提升。”信托業協會特約研究員周萍認為,與此同時,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的環境為信托公司帶來了標準化資產投資機會,信托公司應充分發揮信托資產的本源屬性,發展直接融資業務,促使金融市場投融資結構與實體經濟發展結構相匹配,形成良性互動且高效運轉的金融與實體經濟資金融通格局。

展望2022,信托業需要關注兩套新規的落地。

一是信托業的資管新規配套細則,銀保監會于2020年5月公布了《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直至2021年12月底,資金信托新規正式文件尚未出臺,但信托業內已在這一年征求意見的過程中,按新規要求進行了自審和改進。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由于新規遲遲未落地,限制了其公司在公開市場上開展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回購等標品業務。

二是信托公司異地部門整頓文件,銀保監會于2021年10月發布了《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整頓信托公司異地部門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征求意見稿提到,信托公司應于通知印發之日起1年內完成異地管理總部整改工作,其中中后臺部門應遷回注冊地或與注冊地部門合并,前臺部門應進行整改;董事長(含副董事長)、經營管理層、監事長(監事會主席)應常駐注冊地辦公,不得在異地設有辦公場所;所有異地部門的員工總數應占信托公司員工總數的35%以內。

多位業內人士指出,若該文件落地,對注冊地不在一線城市的信托公司經營管理層和中后臺人員的影響很大,亦不利于今后的人才引進。

整體來看,信托公司面臨前所未有的轉型發展壓力,組織機構、工作機制、業務方向上都需要加速調整以適應轉型需求。同時,TOF/FOF等權益類產品成為新增長點,養老信托、涉眾性資金信托、家族信托等創新業務,政策空間有望打開,業務品種和規模有望進入蓬勃發展期。

關注我們

欧美又色又爽又欧美又粗暴,欧美老肥婆牲交videos,日韩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