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理財通大咖說丨首期重磅上線:“南向通”股債混合產品受青睞 80%投資者起投金額低于1萬元

2021年12月29日 20:03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朱麗娜
首期邀請香港兩大金融監管機構——香港金管局、香港證監會,獨家解讀跨境理財通的框架設計以及一系列投資者保障措施。

籌備近兩年,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通”業務自10月19日試點落地以來,受到高度關注。

“跨境理財通”是首個專為個人投資者設立的金融互聯互通機制,讓粵港澳大灣區的內地和港澳投資者可以通過正式、方便的渠道,直接購買對方銀行銷售的理財產品。

12月29日,“跨境理財通大咖說”系列投資者教育活動正式上線!首期由香港投資基金公會和21世紀經濟報道聯合主辦,邀請香港兩大金融監管機構——香港金管局、香港證監會,獨家解讀跨境理財通的框架設計以及一系列投資者保障措施。同時,“跨境理財通大咖說”邀請中銀香港、匯豐、渣打銀行、東亞銀行的代表,共同探討大灣區內地投資者如何利用“南向通”實現足不出戶,輕松投資環球市場。

額度管理:閉環、不計入個人外匯便利化額度

為了防范跨境金融風險,粵港澳三地的監管機構針對“跨境理財通”進行了嚴密的機制安排。根據《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通”業務試點實施細則》(下稱《細則》)安排,投資者均需在投資產品購買地開立投資戶、在資金匯出地開立匯款戶,投資戶與匯款戶之間是“閉環匯劃”的關系。此外,還規定跨境資金總額度1500億元、單個投資者額度100萬元的額度管理。

香港金管局外事部主管梁靈智表示,“南向通”初階段可以投資三類風險較低、相對簡單的產品。一是低至中風險及非復雜的債券,二是同等風險及非復雜、在香港注冊成立并經香港證監會認可的基金,三是存款。具體來說,基金的種類包括債券和貨幣基金、股票基金及混合和均衡基金等。

他介紹道,跨境理財通下的跨境匯款需使用人民幣,資金受閉環管理,并不計入個人外匯便利化額度,“南向通”總額度和個人額度使用量均以跨境資金凈流出額計算,因此不論投資產品獲利或虧損,在資金不匯回匯款賬戶的情況下,不會影響額度用量。

屬地管理原則

三地監管機構都十分注重“跨境理財通”下的投資者權益保護。

基于投資者保障的原則,現階段南向通的投資者需要根據“只執行交易”這個模式去進行投資買賣,“投資者需主動作出投資指示,香港銀行只負責執行,不得主動跨境邀請、招攬客戶、提供投資建議,或進行實質銷售行為,”梁靈智說道。

此外,為確保投資者權益受相關法律法規保障,有關理財通的所有投訴或違規行為會按“屬地管理原則”處理。

“如果投資者對南向通理財產品和服務不滿意,可經相關香港銀行提供的跨境投訴管道向相關香港銀行作出投訴。而有關跨境資金匯款的事宜,投資者可向相關內地銀行作出投訴。香港銀行也會協助投資者把此類投訴轉介至內地伙伴銀行作出處理。”香港證監會中介機構監察科總監姚燕萍表示。

起投金額低于1萬元

在“理財通”試點計劃推出首月,累計業務規模已突破2億元。數據顯示,內地投資者反應熱烈,共2974人參與“南向通”,資金跨境匯劃額達4945.6萬元,投資產品交易額1459.3萬元。從投資產品類別而言,南向通投資者十分青睞境外發行的基金產品,滿足他們多元化分散投資的需求。

匯豐香港區財富管理及個人銀行投資及策略研究主管康祥坦言,目前大灣區內地居民的海外資產配置比例低于20%,“今年內地市場的波動性很大,相比之下,在海外不同的市場,不同的板塊都還有很多不同的機遇。”

跨境理財通的突破性在于提供一條正式和便捷的渠道,首次允許零售投資者直接跨境開立和操作投資賬戶,有更大的自主度去選擇理財產品。

相比現有的兩地基金互認、QDII、QDLP等計劃,跨境理財通更具吸引力。中銀香港個人數字金融產品部副總經理周國昌指出,理財通計劃對于“南向通”投資者而言方便、簡單,可以在內地以見證開戶的形式直接開設理財通投資專戶。

同時,新冠疫情仍在全球繼續蔓延,全球經濟復蘇步伐有快有慢,利率在低位徘徊,環球金融市場波動持續,“從風險管理的角度,投資者應該在不同的區域、資產、行業、貨幣進行均衡配置,”他說道。

跨境理財通首階段主要涵蓋中低風險的產品。周國昌透露:“南向通的投資者比較青睞一些股債混合型的產品,這類產品在每一個經濟周期都有比較穩定跟長遠的回報。他們購買的基金產品里,包含了歐美和亞太區的一些知名的資產公司。”

按照《細則》,大灣區內地居民需有2年以上投資經歷,最近3個月家庭金融凈資產月末余額不低于100萬元,或最近3個月家庭金融資產月末余額不低于200萬元。

這讓外界以為跨境理財通的門檻“高不可攀”。事實上,“超過80%的(南向通)客人的起投金額在1萬元以下,超過80%的客人都是投資人民幣基金產品。對于整個行業而言,未來人民幣計價的基金產品選擇會越來越多,這對于鞏固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地位,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都有十分積極的作用,”周國昌指出。

在渣打銀行大中華業務主管、香港區個人、私人及中小銀行部董事總經理王萬民看來,“南向通”投資者初期起投金額小,恰恰證明內地的投資者非常聰明亦日趨成熟,“好像是小試牛刀,先用一個小的金額試試看。”

明星基金經理效應與“關鍵人物風險”

近年來,頂流明星基金經理們在內地受到投資者的追捧。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隨著內地基金市場的降溫,明星基金經理管理的老基金紛紛遭遇規模回落,新基金募資亦出現困難。對于大灣區內地投資者而言,在香港市場選擇基金產品時,如何在眼花繚亂的產品中進行篩選?

康祥指出:“(內地)明星基金經理效應非常強大,但是在海外,在基金里面的管治,包括怎么去篩選基金、基金團隊本身如何去操作,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

同時,他坦言,過分依賴明星基金經理背后隱藏著一定的風險,“萬一明星經理出了事,這個基金最后會怎么樣?這就是關鍵人物的風險(key man risk),很多海外的基金強調的是整個基金團隊運作的連貫性,以及可持續發展的考量。”

香港基金公會今年4月至5月期間,對1036名25歲或以上的大灣區內地居民進行調查,了解其投資取向。調查發現,內地居民期望投資香港基金產品每年回報中位數為13%,而最大可承受虧損幅度則為8%。

“內地的一些理財產品或者是公募基金,比較強調預期回報或者是以往一段時間的回報,相比之下,香港的投資產品更加注重投資標的、基金公司的背景或者是基金管理人員以及他們過往的表現,從而作出一個全面、綜合的分析,”周國昌坦言。

眾所周知,在投資市場中風險與回報總是如影隨形,在波動的市況下,投資者應如何做好風險管理?東亞銀行有限公司投資產品及顧問部主管趙世嘉表示,投資者應了解自己在要求某一回報時所承受的風險。“因為很多投資者都是注重回報,你跟他說風險的時候要非常明確,他才知道要求回報時其實要冒怎樣的風險。”

香港證監會投資產品部高級總監李子麒則強調,任何投資都存在風險,“南向通”也不例外。投資產品的價格可升可跌,價格有時可能會非常波動。同時,投資產品也無法保證投資者能夠收回投資本金或取得預期紅利,“由于理財通下的所有跨境匯款也是通過人民幣進行,投資者若投資于以外幣計價的產品,便要面對因匯率波動而帶來的貨幣風險。”

關注我們

欧美又色又爽又欧美又粗暴,欧美老肥婆牲交videos,日韩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