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涉嫌傳銷被查、6億資金被凍結,明星張庭夫婦可能面臨的三種結局

2021年12月29日 23:03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魏笑
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人員今日表示,相關傳銷組織自2013年開始,具有跨度時間長、涉及人員多、涉案資金大三大特點,目前已進入財務審計階段。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魏笑 深圳報道 近日,河北省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以《查證函回復》的形式,公開披露了知名日化品牌“TST庭秘密”運營主體達爾威公司涉嫌利用網絡從事傳銷活動被查處的進展。

公開信息顯示,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注冊資金2318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林吉榮(即知名演員林瑞陽),公司旗下擁有日化用品品牌“TST庭秘密”。

該品牌由知名藝人林瑞陽、張庭夫婦于2013年創立,以化妝品、護膚品為主打品類,并主要通過線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線下實體店的O2O方式進行產品銷售,張庭還親自擔任“TST庭秘密”品牌代言人。

實際上,該局早在2021年6月5日就已對上海市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涉嫌傳銷進行立案調查,并表示“因其利用金融機構轉移或隱匿涉傳銷資金,該局已依法申請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進一步調查中”。

今日,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人員再度發聲表示,相關傳銷組織自2013年開始,具有跨度時間長、涉及人員多、涉案資金大三大特點,目前已進入財務審計階段。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指出,從目前看,張庭夫婦公司被查,主要涉及《禁止傳銷條例》,這是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即現在的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來進行查處。后續如果一旦查實傳銷行為,按照《禁止傳銷條例》會被凍結公司財產,對其進行高額處罰。如果性質嚴重,還可能涉及刑法中的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進入財務審計階段,說明問題比較大,這個過程就是調查實際交易金額有多大、涉及人員和層級有多少等,如果調查發現實際銷售產品非常少、但交易金額卻非常大,那就很可能是傳銷。”

此外,“TST庭秘密”今日也在凌晨在官方微博表示,上海達爾威是一家合法經營的公司,自成立以來始終遵從政府指導,堅持合法經營,依法納稅。“目前公司運營一切正常,公司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工作。”

但其實,除了涉嫌傳銷外,近年來“TST庭秘密”的產品質量一直飽受爭議,此前多位消費者公開表示其產品“爛臉”,但該公司卻聲稱這是“正常的排毒現象”。

對此,廣東德寰律師事務所副主任馬平川律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微商”同樣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約束,遇到此類產品問題,消費者可以向市場監管部門投訴,也可以向微信平臺投訴,還可向法院起訴維護自身權益。

產品受明星熱捧,卻屢遭“爛臉”投訴

“TST庭秘密”是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旗下的日化用品品牌。據公開信息,TST于2014年進軍微商,主打“活酵母”概念,旗下主要產品為TST系列護膚品等。如今,TST產品不僅包括精華液、面膜等護膚品,也開始售賣燕窩等食品,以及美容儀器類產品。

憑借著創始人在娛樂圈的人氣,“TST庭秘密”在推出時便有多位明星站臺。2014年起,品牌創始人張庭擔任TST品牌代言人。2018年1月,蔣依依成為TST明星產品“五菌合一”活酵母面膜乳代言人。2018年6月,林志玲代言TST主打人氣新品“膠原蛋白果味飲料”。同時,羅志祥、徐崢夫婦也曾為該品牌站臺。

由此,2014至2018年,TST在微商圈中火爆,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崛起,被人稱為“微商第一品牌”。據媒體報道,2018年,“TST庭秘密”母公司達爾威曾納稅高達12.6億元,成為當年上海青浦區納稅第一大戶。

值得關注的是,隨著相關產品的火爆,“TST庭秘密”的產品質量問題也漸漸浮出水面。近年來,其多次因質量問題陷入爭議。

早在2016年就有多位消費者反映“TST庭秘密”化妝品會導致“爛臉”,出現不同程度的過敏,臉上出現硬疙瘩、痘痘等不正常癥狀。

例如消費者李女士曾向媒體表示,自己是從微信朋友圈了解到TST品牌,并購買相關產品。但自2016年7、8月份使用產品以來,臉上便開始長痘痘;后來向公司反映,但卻被告知是“正常現象,實為給肌膚排毒”。

2016年9月,消費者崔小姐曝料稱,在使用了女星張庭公司生產及代言的“TIN SECRET”面膜后,面部出現了過敏癥狀。崔小姐質疑其產品存在質量問題,同時投訴張庭公司未能及時有效處理售后。

據悉,崔小姐自稱此前用了張庭研發的品牌TST活酵母,且每天都會拍一張照片進行對比,她發現自己在使用產品前臉上只有幾顆痘痘,但是用了一個半月后痘痘卻加倍增多。為此,崔小姐與TST客服進行了溝通,對方表示這是正常的排毒現象。崔小姐去醫院就診后被診斷為皮膚發炎,需要醫院治療。

另外,“TST庭秘密”產品甚至還遭其代理商的投訴。2016年2月,微博名為“快樂的周丫丫”在微博上發文表示,自己連續使用TST產品三個月,期間未摻雜使用其他護膚品后,臉部皮膚粗糙、起皮、臉紅,流黃水眼睛睜不開。然而,TST工作人員卻回復稱,這是皮膚在“排毒”。

據悉,4個月后,TST又發布公告稱“快樂的周丫丫”在公司的幫助下皮膚已經恢復健康美麗。但隨后,“快樂的周丫丫”發微博反駁,稱自己的皮膚是在醫生的幫助下修復,與TST無關,TST公告中使用的部分照片為偷拍,屬于虛假宣傳。

針對輿論不斷發酵,張庭于2016年9月在微博公開回應稱,自己做護膚品不是心血來潮,而是秉承著老“老實實做事,踏踏實實做企業”的想法。對于網友質疑其產品安全問題,張庭也表示自己的產品“依法合規三證齊全”,且有專業的第三方檢驗檢疫機構做衛生安全性試驗。

其實,據藥監局備案信息,在“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中,在2015-2016年期間,由達爾威生產的TST逆齡系列、雪絨花系列等數十個產品,在進行備案后檢查時,都被出具了“責令改正”的檢查結果。 

盡管“TST庭秘密”前幾年很火爆,但近年來其產品銷量卻有些“慘淡”。據其淘寶官方旗艦店信息顯示,該店涂抹面膜銷量第一的“TST庭秘密 活酵母新生”月售量僅為71件;該店化妝水銷量第一的“TST庭秘密 保濕水冰肌”月售量僅有60件。

有業內人士表示,多次陷入負面風波,肯定會對其品牌造成影響。此外,近幾年隨著多化妝品牌及線上渠道的崛起,主要通過微商渠道發展的化妝品正在走下坡路,“TST庭秘密”同樣如此。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9月,明星陶虹也退出張庭夫婦公司相關經營活動。據悉,2020年7月,陶虹和張庭夫婦共同創辦“陶不庭文化傳媒”公司,兩人還經常合拍短視頻,共同帶貨直播。然而2021年9月,上海陶不庭文化傳媒公司就發生多項工商變更,陶虹退出該公司股東行列。

公司經營模式被質疑,微商模式涉嫌傳銷

另外,近幾年“TST庭秘密”的微商經營模式也一直被質疑涉嫌傳銷。

12月24日,反傳銷機構“李旭反傳防騙團隊”在微信公眾號發文稱,團隊收到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裕華區市監局”)查證函的回復。裕華區市監局表示,根據多起群眾舉報核查,達爾威涉嫌利用網絡從事傳銷活動,因其利用金融機構轉移或隱匿涉傳資金,已經申請人民法院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進一步調查中。

據“李旭反傳防騙團隊”披露信息,達爾威此次被凍結的資金高達6億元(分兩次凍結,主體公司3億元和某代理、團隊長凍結3億元)。

此前據多家媒體報道稱,“TST庭秘密”將代理分為兩種,一種是藍卡一種是紅卡,在TST庭秘密App上注冊會員就會有提示,若想要獲得更高優惠,可尋找一位TST代理加入他的團隊,即可升級為藍卡用戶。同時,紅卡代理分為7等級,從大到小依次是A/B/C/D/E/F1/F。采用“正價返利”的模式(意思是每個級別的拿貨價格都是一樣的,但是級別不同返利就會不同),紅卡代理商從A到F,團隊業績越高返利越多。

對此,朱巍對21世紀經濟報道分析指出,如果返利層級超過三級,可能涉嫌傳銷。但銷售代理層級只是判定傳銷的一個重要指標。但還不能確定就是傳銷行為,還要看等級之間的返利模式,以及有沒有會員和怎樣招募會員,還要看有沒有囤貨、團隊技術模式、實際銷售金額等綜合因素。朱巍強調,“傳銷行為一個重要特征就是實際產品非常少,而賬面銷售額非常大。這就使得很多傳銷組織最終涉案金額可能高達幾億甚至幾十億的交易額,但是產品沒有人拿,都在倉庫擺著。”

馬平川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通常直銷是以銷售產品為目的,而傳銷以拉人頭為目的。直銷有產品為基礎,傳銷一般沒有,或沒有等值產品。

此外據新京報2019年報道顯示,自稱是TST百萬公司董事長的劉燕向記者介紹,加盟TST“不需囤貨,不要押金,貨全部在廠家,沒錢也能做”,代理只需銷售。

朱巍進一步分析指出,這種宣稱“不需囤貨”的模式是很多傳銷行為的典型做法,代理沒有倉儲、不囤貨,只要發展下線就好,靠招募會員來提點。

此事到底如何定性,是不是傳銷,如何處罰,還需要等相關部門的調查。

朱巍也指出,結果可能存在三種情況,第一種是最輕的,涉及到虛假宣傳;第二種是按照《禁止傳銷條例》進行行政處罰;第三種按照刑事法律,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承擔刑事責任。

馬平川也指出,如果張庭夫婦刑事罪名成立,將面臨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刑事處罰。據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組織、領導以推銷商品、提供服務等經營活動為名,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等方式獲得加入資格,并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引誘、脅迫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的傳銷活動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關注我們

欧美又色又爽又欧美又粗暴,欧美老肥婆牲交videos,日韩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