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丨抓好核心技術與環節,讓農業強筋健骨

2021年12月3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為打贏種業翻身仗、穩定初級產品有效供給,建議從地力提升、技術創新和應用、落實地方責任制度的角度進行完善。

鐘鈺 甘林針(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

日前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對明年做好“三農”工作作出具體部署。會議提出,要牢牢守住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和不發生規模性返貧兩條底線,全力抓好糧食生產和重要農產品供給,鞏固拓展好脫貧攻堅成果,深入推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推動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取得新進展、農業農村現代化邁出新步伐。

會議強調,“應對各種風險挑戰,必須著眼國家戰略需要,穩住農業基本盤、做好‘三農’工作,措施要硬,執行力要強,確保穩產保供,確保農業農村穩定發展”。在國內外自然災害頻發、政治經濟形勢日趨復雜的背景下,擁有自主研發的種子資源和掌握農業生產核心關鍵技術,保障好初級產品供給是一個重大戰略性問題,也是在召開黨的二十大之際,開新局、應變局、穩大局的重要前提條件。

科技進步是農業生產重要力量

在全國上下合力、多年努力下,我國初級產品供應能力增強、農業生產所需種業發展和技術創新取得巨大突破。

首先,糧食等重要農產品國內供應能力增強。在黨中央和國家的高度重視下,我國“三農”工作取得長足進步,農產品供應能力明顯增強。2015年以來,我國糧食總產量連續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2020年人均糧食占有量474公斤,遠超國際糧食安全線400公斤/人,為實現“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奠定基礎。除糧食以外的其他初級產品供應量也在提升,2000-2020年棉花、油料、水產品、牛奶的人均占有量分別提高20.0%、8.5%、57.8%、269.7%。2000-2018年豬牛羊肉的人均占有量從37.6公斤上升至46.4公斤,漲幅23.4%。受“非洲豬瘟”疫情的影響,2020年豬牛羊肉人均占有量跌至37.4公斤,雖然低于2000年,但這是源于外生變量沖擊,我國豬牛羊肉供應能力依舊存在。

第二,科技進步是農業生產重要力量。我國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突破60%,科技進步推動農產品供應能力不斷提高。一是農業設施裝備助力生產增收,在我國農機補貼等政策的引導下,田間地頭新型農機齊上陣,深松、播種、青貯、收割實現農業生產的全程機械化。再加上新型經營體系建設,“農業社會化服務+農業機械化生產”,極大地提高了農業生產效率。二是技術更新提升了農業生產質量,當前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超過70%;通過節水技術的應用,全國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已從0.53提高到0.57;一系列綠色技術的推廣,秸稈綜合利用率達到86%,農膜回收率達到80%,畜禽糞污綜合利用率達到75%。

第三,種業發展已取得豐碩成果。種業作為我國戰略性、核心性的基礎產業,是農業生產的基礎,一直以來受到國家高度重視,取得明顯成效。一是良種覆蓋率高。據2020年12月全國種業創新工作推進會介紹,當前我國農作物良種覆蓋率已超過96%,自主選育品種面積占比在95%以上,畜禽核心種源自給率超過75%,良種對糧食增產、畜牧業發展的貢獻率分別達到45%、40%。二是種質資源保護工作取得進步。全國各地通過開展第三次農作物種質資源普查行動,收集了一大批新資源,為培育新品種奠定良好基礎。三是自主創新成果豐碩。當前我國種業已進入以自主創新為驅動力的發展階段,“十三五”期間育成新品種小麥、水稻、玉米、大豆分別180個、312個、820個、247個,一大批具有優良性質的重大新品種有力保障了我國種業發展。

初級產品供給面臨三方面挑戰

雖然我國初級產品供給能力在逐年上升,但依舊面臨一些農作物品種在種子和產品上對外依存度高、涉外風險高的情況,同時在種業技術突破上還面臨桎梏。

首先,種子進口比例過高。據中國種子貿易協會數據,2019年我國種子進口額4.35億美元,出口額2.11億美元,進出口赤字約為2.24億美元,屬于不折不扣的種子凈進口國,一些農產品種子進口比例極高。得益于袁隆平院士在內的科學家們長期努力,我國水稻種子較優,長期位列世界第一,同時小麥育種也在科學家和實踐中取得佳績。但是,玉米、大豆以及一些經濟作物種子表現仍待優化。玉米以先玉335為代表的“洋種子”幾乎橫掃了國內的種子市場,在2021年7月對陜西和甘肅的調研中,筆者發現先玉335自2004年審定以來,就成為當地主要玉米種子,多年未曾改變。大豆單產低也與低質量大豆種子有關,經濟作物中耐儲番茄、甜椒、水果黃瓜等設施蔬菜專用品種種子進口超過50%,甜菜種子95%需要進口,雙孢蘑菇、白色金針菇等工廠化專用菌種基本來自進口。

其次,農業“芯片”存在“卡脖子”的窘境。種業是農業發展“芯片”,我國相關的前沿育種技術與國際先進水平還存在相當大的差距。一是我國種植資源收集保護方面較優,但對其保護和利用程度不夠,尤其對是否具有高產、優質等性狀的精準鑒定上的工作還不足。在我國農業農村部作物種質資源保護與利用中心,資源保存總量超過52萬份,位居世界第二,但完成精準鑒定的不到1.5萬份。二是我國產學研結合仍不夠緊密。種子科研、生產、推廣、市場相互分離,直接導致科研成果轉化效率低、科研資源配置不合理等。三是國內種業企業總體實力有待增強。企業“多小散弱”的特點難以與需要高投入的種子研發相匹配,大多數企業對育種科研的投入有限,生物技術面臨“卡脖子”的窘境。

第三,一些初級產品進口依存度高。國際市場和資源對我國初級產品供給的積極作用不可否認,但國際依存度過高則會提高斷供風險。過去一段時間,國際政治經濟環境形勢復雜多變,西方國家一有“風吹草動”,各國都會選擇趕緊捂住“糧袋子”。 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圍內暴發后,俄羅斯、越南等12個國家先后宣布或直接啟動了糧食出口禁令或出口限制政策以求自保,國際供應鏈非常脆弱。而我國在大豆、棉花等重要農產品進口規模較大、對外依存度較高。2020年大豆進口量10031.5萬噸,產量1960.2萬噸,進口量與國內產量的比值5.1,一旦發生國際供應鏈中斷,國內保供風險將劇增。棉花進口量與國內產量的比值從2015年的0.25上升到2020年的0.37,進口依存度開始上升,相關風險也有所增加。

多方面發力保障糧食安全

為打贏種業翻身仗、穩定初級產品有效供給,建議從地力提升、技術創新和應用、落實地方責任制度的角度進行完善。

首先,穩定耕地面積、抓好地力提升。民以食為天,食以土為本。耕地是農業生產的基礎,其質量高低既影響農產品產量,也與農產品質量密不可分,是保障初級產品供給的根基。在數量上,要切實保證18億畝耕地實至名歸。在質量上,要突出抓好耕地保護和地力提升,加快推進高標準農田建設,切實提高農田建設標準和質量。堅持落實“藏糧于地”戰略,真正實現農田旱澇保收、高產穩產、抗風險能力強的目標。

第二,突破核心技術、加強推廣應用。技術是提高農業生產效率、保障農產品供給的重要要素。一是更新機械技術應用,當前規模化生產的機械化程度已較高,但是“巴掌田”、丘陵地等機械使用困難,還需進一步研發新型農機農具補齊農業機械化短板。二是優化生產經營體制,以家庭農場、農民專業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為主,大力推廣農業社會化服務,加強農業生產技術的應用和推廣。同時加大技術創新相關的項目、資金、人才、政策支持,為實施“藏糧于技”戰略提供有力支撐。

第三,提高支持強度、保障種業創新。一是要強化能力保障,加大技術進步相關的項目、資金、人才、政策支持,為種業發展提供基本需求。二是要促進協同聯動,積極推進種子研發、生產和銷售一體化,形成良性循環,促進種業產業鏈協同聯動。三是要培育龍頭企業,種業強,企業必須強,基于我國國情和種業發展現狀,著力打造航母型領軍企業、特色優勢企業等幾類種子研發的核心企業,促進技術、資金、人才等要素聚集。四是要加強制度建設,完善種業監管制度和技術標準,為推進新時代種業健康發展提供堅強保障。

第四,落實糧食安全省長責任制和“菜籃子”市長負責制。嚴格落實地方糧食安全主體責任,加大力度抓好糧食生產,穩定糧食播種面積,保障口糧小麥、水稻的產量,促進大豆和油料的增產。切實保障農資供應和價格穩定,提高農民種糧積極性,確保糧食產量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強化“菜籃子”市長負責制,確保生豬生產恢復,保障肉蛋奶、水產品和蔬菜等產品有效供給。

關注我們

欧美又色又爽又欧美又粗暴,欧美老肥婆牲交videos,日韩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