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丨持續增強教育的市場適配性,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人才支撐

2021年12月3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應該將市場需求與教育機構的專業設置、人才培養結合起來,同時增加實踐性技能培訓。

△音頻來源:南財音頻

在日前召開的教育部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學生司司長王輝透露,2021屆高校畢業生規模909萬,同比增加35萬。2022屆高校畢業生規模預計1076萬人,同比增加167萬,規模和增量均創歷史新高。

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當前部分行業和企業生產經營還未恢復到疫情前水平,高校畢業生就業形勢復雜嚴峻。這也是世界性的現象,比如2021年日本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率為74.2%,連續第二年下跌,這與新冠疫情對經濟的打擊有關。

事實上,隨著中國進入三期疊加階段后,必然面臨結構性和周期性的就業問題。經濟增速進入換擋周期后會影響市場創造就業的能力,但隨著勞動力供給逐漸下滑,經濟增速放緩造成的就業壓力會得到一定程度緩沖。而產業結構調整會導致部分行業和企業面臨出清,但崛起中的新興產業可能在人才方面存在短缺現象。總體上而言,只要中國經濟維持穩定運行,就業在總體上就不會出現太大的挑戰。

問題在于,在勞動力供給結構上,大學生的數量最近幾年持續大幅增長,盡管市場同時存在用工荒,但大學生就業與市場存在錯配現象,從而產生了一些問題。

根據智聯招聘2020年發布的《就業困難大學生群體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用人單位的崗位需求和大學生的能力與期望之間的結構性錯配是當前大學生就業難的主要原因。比如能力要求與專業背景的錯配,數據顯示,企業最需要理工類專業的大學畢業生,其崗位比重達43.1%。但從仍在找工作的大學生專業結構看,理工科畢業生比重只有38.7%。同時,企業對經管類專業崗位需求比重(33.8%)比經管類畢業生的比重(36.5%)低了2.7個百分點。其中,財務與會計專業的崗位需求比重(2.7%)比大學生求職者比重(12.1%)低9.4個百分點。

這說明大學人才培養與部分市場需求存在脫節的情況。為什么這些專業在市場上供大于求呢?從就業困難群體的數據看,本科生的比重最高(65.6%),大專生次之(26.2%)。他們主要來自非重點大學(39.4%)和一般學院(52.1%)。這顯示出,在大學長期的擴招過程中,非重點大學、一般學院招收過多門檻較低的文科類專業。這些專業畢業生在市場上供大于求,較難尋找對口工作,也缺乏就業競爭力。

與此同時,我們的教育體系還沒有完全為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做好人才培育的準備,無論是在制造業領域、服務業領域,還是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都出現了人才短缺的現象,比如半導體領域的研發人才以及高級技工等。在文化、教育、創意設計等服務業領域,雖然每年高校培養了大量學生,但缺乏高質量的人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服務業向高端化的創新升級。

在進入知識經濟時代后,企業對專業技能的要求更高。但是我們的大學教育主要傳授知識,而較少培訓技能,包括職業技能、產業技能、專業技能等,一些企業需要從零開始培訓畢業生,但又擔心他們跳槽導致“為他人做嫁衣”。一項調查顯示,大約有70%的企業認為“大學生在校期間學到的知識實用性不強”;還有一項調研數據顯示,大學畢業半年內的離職率高達1/3。

一部分大學生的就業預期與現實脫節的情況也比較突出。《報告》顯示,民營企業為大學畢業生提供了65.8%的崗位,但只有27.8%的大學生將簡歷投遞給民營企業。許多大學生更傾向于選擇體面穩定的工作,比如體制內、國企、外企與互聯網“大廠”等。此外,今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大學生對第一份工作的收入預期創“新高”,達到月薪7119元,呈逐年升高的趨勢,而市場上能夠提供高收入的崗位其實非常少。

可以看出,盡管中國在持續推動經濟轉型升級,但人才培養的結構與質量方面仍有待更系統的準備和部署,避免高端人才結構供給滯后,以及一些過剩專業浪費教育資源。我們應該調查和整理中國各行業人才需求與短缺狀況,并每隔一定時間將這些數據與教育機構的專業設置、人才培養結合起來,同時增加實踐性技能培訓。我們亟需增強高等教育、職業教育對市場人才需求的適配性,為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人才支撐。

關注我們

欧美又色又爽又欧美又粗暴,欧美老肥婆牲交videos,日韩在视频